•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首页  资讯  大爱  聚焦  评论  视界  企业  文艺  地方  生活  产业  正能量  文娱  辟谣  留言  论坛 


文学

徐国旺:伤到荼蘼尚追梦

时间:2018-12-25 10:36:24   作者:编辑:李辉   来源:本网综合  
内容摘要:题记:荼蘼,不知道大家听说过这种花没有,它开在夏末初秋,几乎是在所有的花都开过之后它才会开,花语代表的是伤感无望,开在末路的意思。今天,我为大家讲述关于我的故事,也是想表达我曾经有过的这种感觉,只是,虽到末路我却还在坚持追求我的梦想。   我叫徐国旺,从小就喜欢文学,梦想成为作家。1997年因几分之差我被高校拒之门外。...
题记:

  荼蘼,不知道大家听说过这种花没有,它开在夏末初秋,几乎是在所有的花都开过之后它才会开,花语代表的是伤感无望,开在末路的意思。今天,我为大家讲述关于我的故事,也是想表达我曾经有过的这种感觉,只是,虽到末路我却还在坚持追求我的梦想。
 

    我叫徐国旺,从小就喜欢文学,梦想成为作家。1997年因几分之差我被高校拒之门外。当时只需交纳2万块钱也照样可以额外录取,就可以从此改变我的命运,可那时家里实在是穷,我只好放弃了。为减轻家庭负担,我选择了到县城机械厂打工。在那段枯燥和茫然的日子里,练习写作成了我唯一的精神寄托。工作中车床加工零件走刀的几分钟,我也要掏出纸笔记录下瞬间闪现的灵感,因注意力不集中,我的手臂甚至眼皮多次被高温的铁屑烫伤,常常新伤接着旧伤;晚上怕打扰家人休息,我在被窝里借助手电光学习写作到深夜2、3点,少有深度睡眠。长期的熬夜导致我的内分泌严重失调,满脸痤疮脓包,头发大把大把地脱落,视力由原来的1.5骤降到了0.4。这对于23岁的我无疑是残忍的打击。治脸的三年里,知名医院、民间诊所,我处处求医问药,天然珍珠和麝香没少用,家人说我这脸是用金子做的。精神上的摧残远比物质上的还要大得多,村里有人打趣儿说我像电视剧里的“鬼丈夫”,这更让我无地自容。看着面目全非的自己,面对暗淡的当下和未来,我甚至想到过自杀。

   从踌躇满志到消极厌世,唯一发泄情绪的方式就是文字,我不停地写、不停地写,现在想来心爱的诗歌,如百药灵丹慢慢注入我的肌体,才支撑起我几近崩溃的精神世界。
   车床和文学风马牛不相及,因此我放弃了7年的机械工生涯,开始了边打工边学习的日子,发传单、干搬运、做推销、当商演歌手、参加函授学习……经过四年的努力,我拿到了汉语言文学大专文凭。
 2007年,我来到县妇幼保健站做后勤,又一次阴差阳错的职业取向并未阻止我文学朝圣的脚步。做好本职工作的同时,永远不变的“任务”仍是写作、投稿,在经历了漫长的12年退稿史后,我的文学春天来啦!2008年在全省妇幼系统征文中我的歌词获得了廊坊市一等奖,市里奖励了我一个价值280元的U盘,这对我而言简直就是奢侈品,其中精神嘉奖的作用更是难以估量。省里也寄来了慰问信,直把我美得屁颠屁颠的。原县卫生局长吴俊通、妇幼站长程金庄也鼓励我多写作,我激动得睡不着觉了。

   文学方面崭露头角,来自生活的压力却让我喘不过气来。2007和2010年,女儿和儿子相继出生,为了能让孩子从小受到良好的教育,我把家搬到了城里。儿女双全、举家进城是好事,可经济上的拮据让我不得不只能租住在常年不见阳光的“一间七”的小平房里,即便这样,我还是因各种情况搬了3次家,居无定所。房租水电、吃喝拉撒、人情随往这些都需用钱,爱人又没有工作,更麻烦的是两个孩子天生体质虚弱、吃药打针没断过,儿子因先天性斜视,9年往返北京儿童医院17次,为了省几十块钱,我们两口子住地下室、马路边,蚊虫叮咬、挨热受冻,没少受罪。菲薄的工资收入让我入不敷出,就是掰着手指头还是不够花,常常还要父母接济。

   屋漏偏逢连阴雨,船迟又遇顶头风。2013年3月,父亲体检时查出肺癌晚期,突如其来的消息让这个家乱作一团。我们寻名医、访名药,最终依然没能挽救父亲的生命,110天后父亲便离我而去。孩子治病、父亲治疗办后事,让我扛了8万元的外债。这些对于别人来说可能不算什么的债务足足纠缠了我5年之久。我没有优越的家庭条件,也没有骄人的社会的关系,除了努力别无选择。我借了8000元钱买了一辆二手车,白天上班、晚上跑出租,生活虽苦,但稍有时间我还是要捣鼓捣鼓我热爱的文字。

  人生就是这么一波三折, 2014年10月,在一次全国网络征文中,我获了三等奖。受此鼓励,我梦想的闸门一下子打开了。相信天无绝人之路,更相信努力就会成功。访诗友、找组织,2015年12月,我加入了县诗词学会,为了便于沟通,2016年3月,我创建了文新诗社微信群,群友迅速发展到百余人。

  文学圈子的创建,既有朋友们的大力支持,也有磕磕绊绊。一些新入群的诗友因彼此尚不熟悉,或过于自负,往往犯“文人相轻”的痼疾,伤及感情。因为都是圈内诗友,处理不好影响团结是得罪人的,这个差事很烧脑,但我不后悔,竭尽所能地让他们消除误解,和谐相处,有时几天不合眼,“累并快乐着”。处理诗友们的人事关系既锻炼了我的能力,也让我收获了成熟和朋友。

   受文学平台的启发,小圈子内的交流已不能满足我的想法,我要把诗友们好的作品推广出去,建立一个立足民间、属于自己的平台。几经辗转、多方求助相关人员,2017年2月17日《大城原创文学》公众号成功创建。从此,开启了我在文学道路上的新篇章。

   做文学公众号跟医疗不搭边,只能是晚上干。内行人都知道,要做好诗文编辑工作不容易,不但需要知识面广、文学造诣深,还要懂得编排技巧,更要有甘于幕后、乐于协作的奉献精神。这些,单靠我一个人是万万做不来的。为了精益求精打造高水平的文化平台,我邀请中华诗词学会会员徐洪源、马真芬、田满意为编委,形成团队,一起合作,从标点、字句到语法、修辞,再到编辑排版,大家层层把关,逐字逐句地把问题和建议反馈给作者,反复修改提高。记得某个星期天,田满意、我和作者齐四新相约一处,针对她投来的一篇2000字散文稿件中的问题,反复进行沟通探讨,从下午3:00开始,直到晚上8:00才大致完成。期间我们忘记了吃饭,忘记了时间,愉快的交流,得到了作者高度的认可,之后的文稿她是越改越好,刊发后,本篇浏览量13000多人次,创造了新高。类似这样的事儿是经常性的,我感激编辑部的良师益友们,是他们无私的关爱和倾力的相助,让我在文学道路上越走越远,由原来的的不知名到现在单位里、朋友间都称呼我诗人、大主编,满满的称赞让我这心里美美哒。2017年8月我的个人文学事迹在《廊坊都市报》做了专版报道,其后10余家网站、自媒体和县电视台相继转载报道。

    忙忙碌碌间2017年底悄然临近,我们决定召开一次作者联谊会,目的是为了让诗友们相互认识更好的交流。但活动经费、场地以及诗友们参与的意愿,均属未知数,都需要我们努力争取、积极沟通。我和徐洪源上报相关部门后,登门舍脸多方联系赞助商,田满意试音、调校、串词,连夜赶制一年来的采风花絮影音片,马真芬放弃双休日专心编写宣传材料。经过我们4人一个多月不懈的努力和广大诗友、赞助商们的大力支持,经费、活动场地等难题顺利解决了,2017年12月30日“大城原创文学首届作者联谊会”成功举办,参会人员比预期的50人翻了一番。从整台联谊会的火爆程度、演员阵容和观众热情来看,堪称2018年新年伊始的“精彩大戏”,歌舞表演、诗歌朗诵、即兴演唱和颁奖环节穿插整个会程,给现场的诗友们献上了一份高雅的饕餮盛宴。县里的领导参加了活动,廊坊都市报和县电视台也给予了报道。

   进入2018年,为传承红色记忆,重温狼牙精神, 4月份我组织《大城原创文学》110名作者走进狼牙山进行采风活动。县电视台跟踪报道,活动结束后得到了凤凰、新浪、河北新闻网等30多家网站的报道和转载,一时成为热门。网络浏览量高达10万人次,大大提高了《大美大城》和《大城原创文学》的知名度。事后,廊坊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市新闻办主任汪国会同志对这次活动给予了高度评价。

   在此之后,《大城原创文学》还配合县内多个部门组织了多次征文和采风活动,入乡村、进厂区,讴歌家乡、赞美大城,活动得到了社会各界的广泛认可和支持。国内知名作家李婍和李东辉两位老师来稿助力;原江苏省委副书记、诗人冯敏刚同志微信中大加肯定;廊坊市文联孙卫东主席在来稿的同时对《大城原创文学》频频赞赏,在一次活动中,他告诉一个更让我振奋的消息:“廊坊境内文学性公众号中,《大城原创文学》浏览量排名第一!”

   当然了,伴随着《大城原创文学》的声名鹊起,个别的小嫉妒不可避免,小诋毁也时有光顾,这还真应了 “人怕出名猪怕壮” 那句老话。对此,我只能是一笑了之,我行我素。依然用顽强的热情来践行自己的初衷和诺言,服务于大城县这群草根的文学爱好者。

   古语云: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即便是一朵花开到荼蘼,我依然不会让自己放弃对于梦想的追求。一年零十个月里,《大城原创文学》共推出作者123人,发表期刊142期、诗文作品777首(篇)、累计25万字,刊物总浏览量40万人次,先后有5人通过本平台,被县作协发现加入了廊坊市作协,联系县电视台和廊坊都市报推出了残疾作家邵晓宁、乡土诗人王晓峰、爱心诗人高中伟并做了专访和新闻报道。

   文学是我的梦,我将乘着文学之舟,让更多的文学爱好者借助我的文学平台展现他们的才华,放飞他们的梦想。

   我的梦想正以昂扬的姿态,稳步向前。

   最后我想以一首诗明志:

 苦乐寄诗文,凡心不染尘。

 俗事云霄外,甘为追梦人。

 


标签:徐国旺 伤到 荼蘼 追梦 

 河北公益网 www.hbgy.org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本网动态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 河北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 河北网络辟谣平台 | 河北省互联网信息办


 国家工信部许可证号:ICP15009779号 | 法律顾问:张志火、孟宏伟 | 网站主编:张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