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人物
当前位置:首页 > 聚焦 > 人物

成龙:“做慈善把我变成了好人”

时间:2018-03-23 15:29:41   作者:编辑:李辉   来源:本网综合   评论:0

成龙:“做慈善把我变成了好人”

今年全国两会上的成龙 @视觉中国

在刚刚结束的全国两会上,作为影视界的“话题之王”,今年成龙更多的关注点在于他带来了“组织影视艺人履行社会公益责任,参与扶贫攻坚”,以及“制定保护国格与民族尊严专门法惩治‘中国人的败类’”的提案。

“我拍了五十多年的电影,我懂;我做了三十多年的慈善,我懂。”对年过60岁的成龙来说,电影和慈善成了他现时生活的两大主题。近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成龙感慨地谈到了自己未来在电影和慈善上的构想和布局。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杜安娜 图/视觉中国

谈中国电影: 从“看不起”到“被过分尊重”

广州日报:怎么评价当代中国电影事业的发展?

成龙:我在这个行业时间久了。我是在香港出生,也是在香港成名,我亲眼看到香港人从没钱拍电影,到有钱拍电影,到全世界都在看我们的功夫片。再到今天大家都说,香港电影衰落了。但是,这衰落是不是终点?

90年代的时候,我到内地拍戏,又看到内地从没钱拍电影到有钱拍电影,到现在全世界都重视我们的市场。这个繁荣是否能永远保持下去,也不一定。

说到电影市场的发展,就离不开“观众”。其实,电影和观众这两者紧密相连。我刚到内地拍戏时,没那么多观众,没那么多影院,人们也没那么多钱去看电影。

没有市场,就没有钱去拍高成本的制作。现在港片衰落,也是因为香港的市场越来越小了。而现在整体国民经济好了,观众有钱了,市场越来越大,一部电影票房常常是几十个亿,拍电影的钱就多了。

广州日报:中国电影人经历了怎样的变化?

成龙:我亲眼看到电影人这个群体从被人家看不起到今天我们已经被尊重,可以说是过分被尊重。

过去,我们去美国面试拍电影,坐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又在酒店等十几个小时。然后,人家发一个剧本给我,我就开始苦苦地背英文台词。到了片场,人家就说打个功夫来看看,完了让我回酒店等电话通知,然后就没有下文了,我只好回香港。到了中国电影市场刚刚形成时,我永远不会忘记他们的表情。那时候,如果要融入他们的电影市场,就只能忍气吞声,放低姿态学习他们的东西。

现在看我风光,其实大家都不知道我在美国那几年的苦处。想起那时候在片场,没有一个人理你。拍片休息间隙,甚至我稍微动一下,就会有人说:shut up(安静),我心想:我可是男主角。却讲话没有任何底气。可能是文化不同,当时就觉得不被尊重。

到现在,任何一个编剧、导演,包括电影公司要跟我们开会,都会来中国跟我谈。

广州日报:怎么看待这种“被过分尊重”?

成龙:我不是报复心态,其实有一点点(笑)。他们“飞”过来,就不用我们“飞”过去。包括所有的事情,他们都要问我:这个,中国人喜欢吗?这个,适合你们中国口味吗?最近的两个剧本,他们直接说“我们不懂,不如你们自己去写吧”,所以现在的几个剧本都将交给我们写。

在我看来,已经过分尊重我们到让我们“害怕”了。不过,我们要思考,这种尊重从何而来?我们为什么可以风风光光站在台前?就是因为我们的市场大,因为我们身后有十几亿观众,十几亿的观众来支撑着我们。所以我们电影在市场好的时候要懂得珍惜,要更加认真地去创作,要乘着现在国家经济发展的东风,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只有这样才能让此时此刻的繁荣更加长久。现在我走出去以一个中国人、一个中国电影人为荣。

谈发扬文化:

为国家、为民众好的我都愿意去做

广州日报:当时是怎么想到要去为电影《厉害了,我的国》演唱?

成龙:我的公司告诉我要唱《厉害了,我的国》。我当时还问,为什么不是厉害了中国。也许是我对网络用语不熟吧。我觉得,只要是正能量的歌我都会去唱。现在,我不是职业的签约歌手,也不需要版权。只要是为国家、为民众好的,我都愿意去唱。

广州日报:怎么看待电影文化走出去?

成龙:你可以看到,现在我们电影市场票房非常好,外国人都非常羡慕,但有些时候仍属于自娱自乐。现在要做的是,怎么从基础做起,怎样加大投入力度,比如,电视台可以多设立一些英文频道,多拍摄一些英文的纪录片,去介绍我们中国的文化。

我曾经参观过布鞋生产,纳鞋底的姑娘用肩膀碓针,她说要用三天时间做一双鞋,卖26元。我们中国制造的一些东西,拿到国外就能卖成千上万元,为什么不把我们的布鞋也提高价格呢?所以,我们要把中华文化,包括吃、穿等都发扬出去。

广州日报:今年为何特别关注扶贫?有什么好的建议?

成龙:扶贫要精准扶贫,精神扶贫。让我们演艺界的年轻人一起去做。做慈善,有很多方面需要顾虑。比如,建一所学校,如何批地?给学生助学,要如何去完成一个程序?我一个人做慈善非常累,希望所有年轻的演艺人都一起去做,这将会得到了很好的效果。

作为全国政协委员,我今天坐在这个位置上,就要在我所熟悉的领域做点事。我做了三十多年的慈善,我懂;我拍了五十多年的电影了,我懂。我就从这两个地方着手去做。

谈慈善:

走的时候银行账户上要为零

广州日报:很多明星演员都响应你的号召去积极投身慈善事业?

成龙:我年轻的时候做慈善,把它当作副业,是为了形象。现在是真心做慈善,自愿做慈善,你们看不看得见,我都在做慈善。

这些年,我一直在影视界号召,大家都信任我,很多艺人明星会把善款交给我打理。我还带领我的世界影迷、中国影迷,还有成家班也在做。大家一起做吧,我一个人的力量有限。

广州日报:一般会以怎样的形式做慈善?

成龙:我会了解各乡各镇的需要,帮忙宣传他们的旅游。我以前去过很多地方做慈善,不过现在实在太忙了。

现在我有个团队,可以帮我打理这些善款。比如,有某个地方的慈善项目,我就会让我的“龙迷”们和“成家班”去看看。我带着我的影迷、朋友一起做慈善。现在我收到很多善款,他们总是很积极地把钱给我。他们给我一元,我就捐两元。

钱太多没有用,太多已经不属于你的了。我走的时候,我银行账户要为零,不留给孩子任何东西。

广州日报:怎么看待现在所说的“假慈善”?

成龙:我以前也做“假慈善”,那时候并不是真心做慈善,只是为了形象和需要。可能我熬了一个通宵去做慈善,人家都说,成龙大哥熬通宵真不容易。其实,我有点无地自容。我从做假慈善、形象慈善、门面慈善,到今天慈善把我变成一个好人。

现在很多年轻艺人也去做慈善,看起来好像“一窝蜂”。慢慢他们也会从假慈善、门面慈善、形象慈善,变成做真慈善,这是一个过程。

其实,行动起来比什么都重要,无论目的如何,都是一个好的开始。我曾经带几个企业家去汶川地震灾区,他们除了身上穿的衣服,把随身带的现金全部都给我,让我来做慈善。可能有些人一说到做慈善,就说马上捐一个亿,但如果真正参与了,可能捐的还不只是一个亿。

记者手记:

日子没有“慢”下来

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文艺界政协委员的一次分组讨论中,身着轻便运动衣,装扮朴素的成龙,像举止规范的学生一样,言语平和地开始了发言。

成龙的讲述和感慨仍是聚焦于他所熟知的电影领域。从中国电影的“不被尊重”到“被过分尊重”,打开他的奋斗史,在他的回忆中被展现殆尽。他的发言,引起了参与该组讨论的其他委员们的共鸣,现场掀起一阵讨论的小高潮。

他安静地喝了一口水,细细地与记者谈起了自己这些年的计划和想法。对每一个问题,他都会认真思考片刻,并仔细解答。

已过花甲之年的成龙,岁月的痕迹也已经深深写在了脸上。不过,他的日子过得并没有“慢”下来,用他的话来说,每天都是全世界的电影公司或者电影投资人在“排着队”等候着商谈业务合作。“在两会结束后,才有时间去考虑这些事情。”成龙说,在电影业摸爬滚打了半个世纪,人生境遇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但是不是终点,谁也不知道”。

无论多忙,为期十多天的会议,成龙一次都没缺席,于他而言,或许“思考+勤勉”是他找到的一条不断往前走的路。

本文来源:广州日报


标签:成龙 慈善 把我 变成 变成了 

本类更新

本类推荐

本类排行

 河北公益网 www.hbgy.org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本网动态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 河北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 河北网络辟谣平台 | 河北省互联网信息办


 国家工信部许可证号:ICP15009779号 | 技术支持:新文广网络传媒 | 法律顾问:张志火、孟宏伟 | 总编辑:张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