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新闻资讯 公益评论 益眼观察 正能量》 公益图片 文史观澜 文化娱乐 民生关注 财经资讯 中国正能量 热点聚焦 辟谣
公益新闻 本网综合 活动视频 地方风采 燕赵名博 传媒视野 舆情关注 行业舆情 专题资讯 新媒体观察 大爱河北 留言
公益舆情 公益人物 企业爱心 正能量视界 教育频道 文化艺术 健康公益 文学之窗 地方风采

E-观沧海

 美丽河北 论坛


文化艺术

乡贤们的固执与坚守:诉诸笔端守护文化根脉

时间:2017-08-27 19:02:29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编辑:李辉   河公网

乡贤们的固执与坚守:诉诸笔端守护文化根脉

  黄河入晋第一村——山西偏关县老牛湾 资料图片

乡贤们的固执与坚守:诉诸笔端守护文化根脉

  民国四年版《偏关志》,右为上册复印本。资料图片

乡贤们的固执与坚守:诉诸笔端守护文化根脉

  中华书局2013年版《偏关志》)

  中华民族的方志传统源远流长,从周王朝采问风俗开始,历代乡贤耆旧,或口耳相传,或诉诸笔端,守护地方文化根脉,书写中华文明姿彩。即使在大数据时代的今天,方志传统也未曾中断,而这种绵延不绝,有相当部分得自于乡贤文人的作用。在乡贤们的固执与坚守中包含着的,是中华文化中非常了不起的精神传承,即以乡情浓得化不开作为精神动力的乡贤文化。

  一

  我一向认为,在中国,乡贤是非常重要的文化资源,举凡地域文化研究特别是整理、保存、传承,所仰赖者,既需有专业的学者教授,如拥有大局观的历史地理学家,更不能缺少所在地域乡贤们的努力。传统意义上,乡贤是某一地域才德突出的人,乡贤文化本是中国传统文化中非常宝贵的力量,撰修县志,考察文物,记录民俗,歌颂家乡,乡贤一向是一个地方最忠实的文化守护者。他们是固执的,或许正是由于外人的漠视,他们更增添了书写自己土地一草一木的热情;他们甚至是偏执的,举凡自己家乡有,就一定要申明是最正宗最独特的,即使外人完全不知情,他们却连“天下第二”也不愿意承认。他们是自己家乡的讴歌者,甚至不知道自己的感情不可能让别人同等对待;他们更像是地域文化的辩护者,所有自己家乡的文化被漠视、曲解的时处,他们都要高分贝地为之呐喊。

  很多时候,由于区域划分、历史沿革、记载不详、传说不一等原因,或本身就有无法确认的因素,一处名胜、一位名人、一首歌曲、一种美食,时常会出现两个以上的地方在争抢,在争论,而且永无宁息之日。这种时候,乡贤的作用就特别重要,大家都会出来辩说,他们各自的力量很大程度上影响着结论的归属和民意的倾向。那种胶着、争夺的程度,甚至由此带来的不服、隐痛,非乡贤而很难体会到。也许你会觉得他们狭隘,但他们才不在乎你的态度,如若你进入人家的区域却又不懂人家的乡情,很可能就会被认为“没文化”,尤其来访者表现出轻慢态度,很可能就会成为不受欢迎的人。然而,这种固执与偏狭中包含着的,却是中华文化中非常了不起的精神传承,即以乡情浓得化不开作为精神动力的乡贤文化。今天我们为中华五千年文明未曾中断而骄傲,而这种绵延不绝,有相当部分得自于乡贤文人的作用。

  二

  位于晋西北的忻州市偏关县,是我的家乡,在现当代社会中属于发展滞后的地方。如果按今天的指标分析看,工农业生产可圈可点者着实不多。即使要论证“人杰地灵”等大家都会使用的概念,可举的例证也很寥寥。但从小我就记住了一句话,偏关县位于黄河之畔、长城脚下,是黄河与长城“握手”的地方。我离开它已近四十年了,尤其近二十年几未回去,那里的人们究竟怎样生活着,不甚了了,各行各业的人所识者越来越少。

  近日,我意外收到一包书,是偏关县政协文史研究员卢银柱寄赠。内中有两册非常厚重的书籍:《三关志》和《偏关志》。两书封面均标明:“卢银柱校注”。另有一部书稿的打印稿,书稿名曰《万世德传》,是卢银柱本人创作的未出版物。万世德是偏关本地历史上最有名的人物了,他是军事家或为官者,历史上应当还是相当有功业的,可惜似乎正史里记载不多。但我知道,历经数个世纪,本地人都在为拥有这样一个人物感到骄傲。正史未曾记载,那是修史者不公所致,卢银柱先生著《万世德传》,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明史》里忽略万世德而产生“逆动力”。

  在书籍和书稿之外,卢银柱先生还有一封亲笔信写给我。信中的大意是,《万世德传》书稿几经撰修,终于完成,然而在出版上遇到不小困难,本来省里有一个专门编撰出版本省历史文化名人传记丛书的项目,但因万世德并非“文化名人”,在文星璀璨的山西历史上,很难被列入其中。卢先生并没有在来信中表达希望推荐的求情,但内里的无奈是可以感知到的。我粗粗翻阅了书稿,作为传记,可能此书还有不尽如人意处,“传”的色彩不浓,考证的成分更多。文学笔法还不够有力,传奇性不强。我查了下有关资料,觉得我这位乡友可能在写法上不够讨巧。比如明朝人万世德曾经到朝鲜任职,今日首尔的几座“关王庙”(即关帝庙)中,其中的一处“南关王庙”就与万世德有关,有学者指出,南关王庙落成当年,代替杨镐赴任明军统帅的万世德前往朝鲜,神宗命其在汉阳为关公建立祠堂,为此拨付了建立祠堂的经费。如果把类似情节在传记中突出出来,“阅读效果”上一定可比万世德抗击倭寇且屡建战功的故事。但无论如何,这是一本有价值的书,它难以出版我也无奈,由此更联想到乡贤文人之不易。他们所用力者甚多,所回报处却极少,然而他们一个个如飞蛾投火,无怨无悔,实在让人感慨。

  我虽不认识作者本人,但对卢氏一族在偏关本地的文化影响力久有印象。偏关历史上实为军事之地,成为县制规模也不过是明朝以后的事,所谓三关,雁门关、宁武关、偏关是也。而偏关又是晋地之西北锁钥,战略地位十分重要。重兵把守,进而渐成生活之地,应是其沿革线索。这里的民俗与文脉,既有古来自有成分,更有众多外来者驻扎后形成的独特元素。我于地方志素养颇浅,但读过的唯一一本《偏关志》,其作者的名字印象深刻:卢承业。今次读卢银柱先生校注的《偏关志》,方才对其中的一些由来脉络有所了解。说起来也是有意思,话说公元1915年,已是民国四年,浙江杭州人林端到任偏关县事。这位林先生自然想找一本县志,以便了解当地历史人文,结果他问遍了当地人,方知并无一本完整印行的县志可得。他后来从前任移交的卷宗里得到一本显然是未刊行本的《偏关志略》,知“乃前明关绅卢君承业所首创”,卢氏先贤卢承业实则此一小县修志第一人。从林端的叙述中还知,此志虽曾经多人增修,但在林端看来,仍然“体例错杂,叙次无伦”,非他所习见的县志水平。但需知对一个边塞小县而言,已实属不易。适逢林端一浙江乡友名王莼赋者来偏关游历,他于是与之相商,请其重加校订,历经三月,终于完成。林端在《偏关志序》中认为,自明以来数百年,“区区志略”都难以成书,可见本地人文与财力之不足至于何地,仅此“何以慰作者于地下”,也见出他对先贤卢承业的认可和尊重。在林端眼里,偏关此地“山川之表里环拱,营堡之星罗棋布,风俗之朴实勤俭,人物之发强刚毅,皆斯土独有之精神”,撰修县志自有价值。据载,这部尘封了数百年的县志,最后还是林端个人“捐俸钱如干千”从而得以“活版”印制成书。

  卢氏一族最早有明代乡贡卢承业始撰县志,后有清代庠生卢一鳌继述,今有专事县志工作的卢银柱,一门卢氏四百年,文脉相传,从不间断,为本地文史作出了不可替代的贡献。我看卢银柱本人经历,未见官职,他却不但主修本县旧志整理校注,而且对本地近现代历史上的重大事件均做过专门著述,用功难以想象,担当更加感人。如此坚持,且在文风显然并不盛行的边塞之地,更令人激赏。实话说,卢承业署名的《偏关志》,多少有些单薄,我没有见过原版模样,影印的志书虽分为上下册,但即使合一也规模不大。卢银柱在前辈诸方家的基础上,广泛搜求,四处征集,增添了几乎成倍以上的内容。他虽偏居一隅,与同道往来困难,信息相对闭塞,沟通不易,经费条件也可想而知捉襟见肘,但他克服常人难以克服的困难,数十年矢志不移,做出了一般人难以做到的实绩。诚如他自己在后记中所言,举凡涉及偏关县的任何一点资料,他都“悉为胪列,视为珍宝,及时抢救录入”。为了获得一份“小资料”,求证一个小问题,解决一个小疑问,纠正一个小错误,他或频繁电话,或四处求学,东到北京、山海关,西到西宁,北到呼和浩特,南到福州,认识的、陌生的,皆因学问而自认相知。在我想象中,这种为了学问不耻下问,为人却谨言慎行,正是中国知识分子端正品格的体现。

  近500页的《偏关志》,比起先贤原著不知厚重了多少倍。内中除卢银柱先生搜求来的各种资料补充外,校注文字的字数应在近一半左右,可见其用心用力至于何种地步。校注这种书籍,所涉文史知识绝非教科书上所有。其中既要有一般文史知识的运用,也需有对地方历史的了解,更需对多种史书上没有记录的人与事、城与乡等掌故的熟稔,需要做大量的田野调查。再看他另一部校注著作《三关志》,厚度和做法的认真如出一辙,值得称道。

  三

  我读卢银柱两部校注大书而心生感慨的另一个原因,还因为为其《偏关志》作“跋”的李德忠先生,卢银柱称其为恩师者,正是我中学时的语文老师。年少时对李先生的学问所识甚少,今读其跋中文字,见其字字真情,感其拳拳之心,念其作为外乡人(内蒙古人氏)对这片土地的无限深情,足令人想到人与土地、人与人之间割舍不断的深厚感情,倘若人间有不可更改的感情,此情正是吧。先生不过是一位山区普通语文教师,但这篇不过千字的病榻上写就的文章,却包含了太多真挚感情和人生道理。他为弟子在学问上的成就高兴,却也指出其中“难免有断句失误与注释不准的地方”,他虽早已与世无争,但对“世风浮躁”“鄙视著述”的风气深感悲愤。他是外乡人,但隔河(黄河)相望,他对自己曾经学习工作过的“第二故乡”充满深情。“虽伏枥,但得冀望于桃李”,也许一生清贫,也已病体难持,但那文字的穿透力却绝不输于鸿篇大文。这些普通知识分子身上所蕴积的力量,正如一种不灭的火种,给后来者以信心,照亮前行的道路,让人感受到“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的希望。

  即使居于一个小县城里,卢银柱先生其实并不孤独,与他一起对地域文化深掘,投入所有心力著述的还有同城的秦在珍先生等人,后者也曾寄赠独立完成的四卷本地域文化著作予我。我与他们从未谋面,写这些文字,正是卢银柱先生家族历经四百年传承不断的文化追求,这种近乎传奇的文化热流,以及今天他与自己的同道们孜孜以求从不放弃的精神,让我感受到一种文化的力量,一种不死甚至不老的精神。我无意于命名他们是新一代乡贤,但我借此意识到,文化的复兴,文化的兴盛,必须包含尊重、呵护、支持这些为了自己确立的文化目标而不懈努力的人们。我甚至还想到请自己的朋友前来修志,用自己的俸禄支付书籍印制费用的“林端”们,今天为卢银柱们的工作给予支持和帮助的人们,他们也实是不可忽视、值得尊重的文化人。

  今天的山西偏关,黄河入晋第一县的概念被放大,黄河长城交汇的奇观广为人知,黄河老牛湾已经成为山西的地标性景观之一。每到冬季,这里的黄河上还会举办国际性的滑冰赛事,高速公路的开通为这里与外界的沟通提供了便利。而乡贤们的文字努力,他们的固执与坚守,也一定会为此增添新的光彩。(作者:阎晶明 系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


标签:固执 坚守 诉诸 守护 文化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河北公益/河公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河北公益网所有,转载或下载使用时须注明"来源:河北公益网/河公网",本网保留稿件的修改、删除等权利;

② 本网未注明"来源:河北公益/河公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仅基于传递更多公益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转载稿的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请保留本网注明的原"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本网值班编辑联系。在本网平台注册的会员、通讯员等所发布的文章,文责由发布者自行承担。

相关评论

 河北公益网 www.hbgy.org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本网动态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 河北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 河北网络辟谣平台 | 河北省互联网信息办


 国家工信部许可证号:ICP15009779号 | 技术支持:新文广网络传媒 | 法律顾问:张志火、孟宏伟 | 总编辑:张亮